主页 > S生活通 >欺骗的科学 >

欺骗的科学

2020-07-18


欺骗的科学

你听过这个故事吗?小男孩放学回家,带着老师写给家长的信,信上说他偷了同学的铅笔。父母大发雷霆,告诉男孩偷窃是不对的。父亲说:「而且如果你需要铅笔,为什幺不告诉爸爸?我可以从办公室带一大堆铅笔回来给你。」


身为人类,我们对于欺骗与不诚实、可接受与不可接受的行为,存在着不可思议的内在原则。丹‧艾瑞利博士(Dr.Dan Ariely) 说:「这故事能让我们发出会心一笑,是因为我们知道人类与生俱来的不诚实行为有多複杂。」艾瑞利博士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的心理学与行为经济学教授,也是《不诚实的真相:我们如何欺骗大家── 尤其是欺骗自己》(The (Honest) Truth About Dishonesty: How We Lie to Everyone — Especially Ourselves)一书的作者。

他继续补充道:「我们都认为偷同学的铅笔应该受罚,却能毫不犹豫地从公司带许多铅笔回家。」

欺骗有许多形式,有些厚颜无耻,有些微妙难查;但是欺骗背后存在着複杂的行为提示。艾瑞利博士针对这个主题进行了多年的研究与实验,并且提出他称之为「自圆其说」(fudging)的理论:基本上,大部份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欺骗。

他在书中写道:「我的核心论点是人类行为由两个对立的动机所驱动。一方面,我们想把自己视为诚实、值得尊敬的人,想在照镜子的时候问心无愧;另一方面,又想用欺骗的手段获益,赚越多钱越好。这两个动机显然互相冲突。该如何保有欺骗带来的利益,同时把自己视为诚实的好人呢?」

我们维持着矛盾的平衡,艾瑞利博士认为这种能力源自人类奇妙的认知弹性。「人类多亏了这项能力,只要欺骗的程度很轻微,就能从欺骗中获益,并且依然把自己视为大好人。」这就是自圆其说因素的理论基础。或许不必花太多心思就能想出自己在哪些方面会出现这种行为:退税、保险索赔、支出开销。如果你的职业按时数收费,或许还会虚报工作时数。

艾瑞利写道:「如果你曾经容许自己做这样的事,那幺你也调整过道德的弹性界线。」关于欺骗,最奇怪的一点是我们对界线的感觉会随着情况而改变,尤其是牵扯到金钱。

艾瑞利博士曾利用大学宿舍里的公用冰箱做过一项实验。他在半数的冰箱里放可口可乐,另外一半的冰箱里放盛着一元纸钞的盘子。他发现可乐很快就被拿光,但是没有人把钱拿走,儘管这两者的货币价值差不多。

「对于不会明显反映出货币价值的物品,人类总是想拿就拿,」他提出自己的观察,「但是我们不敢直接偷钱,正直的程度就连最虔诚的主日学老师也会感到骄傲。」同样的,我们习惯拿公司的纸回家做为列印之用,但是绝对不会从公司的零用金盒子里偷走现金为自己的印表机买纸。这使艾瑞利博士感到相当困扰,因为这样的差别会造成严重后果。

「随着人类社会越来越少使用现金,道德界线也越来越模糊,」他说明道,「如果跟金钱只差一步就能使人类如此大胆欺骗,随着现金的使用率降低,恶化的程度将可想而知。」他用这种现象来解释全球金融危机、与结构複杂的金融产品相关的不道德行为,以及基金经理人与律师偷偷超收费用的习惯。为什幺这种行为能被接受?

艾瑞利博士记得自己的车子曾被入侵,行动GPS被偷走。当时他非常愤怒,但是很好奇为什幺跟金融服务专业人士侵吞更高额的费用相比,这件事更令他恼怒?「我猜跟偷走GPS 的小偷相比,白领罪犯自以为品性端正,因为他们的犯罪动作相对较小,」他写道,「但最重要的是,钱不是直接从我的口袋里偷走。」

如果用数字来说明,艾瑞利博士说保险公司普遍认为只有极少数人才会无耻地诈欺,例如假造抢劫事件。但是很多人都愿意把自己的损失浮报10% 到15%,例如明明被偷了一台32 吋电视,却浮报为40 吋电视。

艾瑞利博士的实验出现了几个有趣的结果。他在一次实验中把昂贵的Chloé 名牌墨镜交给女学生,告诉其中几人这是真品,对其他人说这是赝品。然后让受试者接受考试,这场考试表面上就算作弊也不会被发现,但实际上他看得见哪些人作弊。

最后结果显示,以为自己戴着真品墨镜的受试者中,有30% 的人作弊;以为自己戴着赝品墨镜的受试者中,有74% 的人作弊。「戴赝品墨镜影响了我们对自己的观感,」他写道,「把自己视为骗子,行为也会变得不诚实。」

身为老师,他也有机会近距离研究学生迟交作业的藉口。「根据多年的教学经验,我发现每到学期末,学生家属的死亡率通常会暴增,」他在《不诚实的真相》一书中写道,「而且最常发生在期末考前一週与报告期限的前一週。」平均而言,约有10%的学生会来找他要求延期,理由是家里有亲戚(通常是祖母)过世。

美国东康乃狄克州立大学的麦克‧亚当斯博士(Dr Mike Adams)曾算出在交期中报告之前,祖母的死亡率会增加10倍,在期末考之前会增加19倍;可能不及格的学生跟确定及格的学生比起来,祖母的死亡率相差50 倍。

艾瑞利博士写道:「或许在学期末的时候,连续上了好几个月的课加上蜡烛两头烧,会让疲惫的学生失去一些道德感。此外,这件事也显示出他们对祖母的死活不太在乎。」艾瑞利博士对此幽默以对。他给自己在杜克大学的研究机构取了个绰号叫「高等马后炮中心」(The Center of Advanced Hindsight),因为人类总是以为自己一开始就知道正确答案。

《探索频道杂誌》问艾瑞利博士:你会不会说谎?他说:「如果是『老公,我穿这件洋装好看吗?』要不要说谎?当然要。有些事不会跟孩子说,有些事不会告诉其他人,而且我也不想造成职场上的利益冲突。」

没错,善意的谎言对现代文明社会来说是重要的润滑剂。如果不说善意的谎言会有什幺后果?例如告诉东道主,他为我们做的晚餐很难吃;或是告诉另一半自己爱上了他们的手足。不诚实显然不一定全然是坏事。
想知道更多吗?在app上也可轻鬆浏览焦点话题:




上一篇: 下一篇: